蓬莱草堂
馆主姓名: 胡继宗、熊茶香
性  别: 男
籍  贯: 江西省丰城市荣塘镇荣...
生  辰: 1918-2-6
祭  日: 1981-7-11
建 馆 人: 胡少华
建馆时间: 2009/4/9
拜访人次: 2320
生平简介:
父亲年谱<BR> 小序:值父亲诞辰九十周年之际(1918——2008),不孝儿少<BR> 华拜撰父亲年谱,并赋《长相思》二阕,聊以纪念。<BR> 长相思<BR> 其一<BR> <BR> 山几深,海几深,父母之恩亿万寻。痴情作啸吟。<BR> 淡酒斟,素果<BR> 临,火化青钱涕泪淫。红尘寸草心。<BR> 其二<BR> 山也吟,水也吟,一曲<BR> 长歌意味深。真情胜国琛。<BR> 尝苦霖,饮甘霖,莫畏人生百事侵。劝君惜<BR> 秒阴。 <BR> 1918年农历2月初6日巳时,父亲出生,取名尚勉,字承之,号<BR> 继宗,别号坚忍。<BR>   1918——1923年,1—5岁,在长辈们(父亲有爷<BR> 爷、奶奶,有三个叔公叔婆,加上其父母及三个伯伯及三个大妈,两个姑姑)的<BR> 关爱下,欢度着幸福的童年。<BR>   1924——1930年,6—11岁,入私塾学<BR> 堂读书。其间,父亲的爷爷带着大伯、二伯、三伯阖家人等,奔赴湖北孔垅,开<BR> 榨油行,只留我爷爷一家三口留驻本土;其间,于1923年,父亲添一小弟,取名<BR> 尚志,字启之,号继鑫。<BR>   1930——1931年,11—13岁,我34岁的爷<BR> 爷不甘寂寞,去丰城洛市投资开煤矿,带父亲跟在身边学习、帮助打理账务等事<BR> 宜。1931年,因世道不稳,市侩地痞人等,敲诈不成,遂横加干预,尚不见煤,<BR> 煤矿便被迫关闭,投资成水漂。家道限入困境。在其兄弟的援助下,勉强度日。<BR> <BR>   1932——1936年,14—18岁,随父在家种田;1936年,我爷爷因连<BR> 年心绪不宁,忧虑过重,便秘不治,撒手人寰,时年40周岁。18岁的父亲,向朋<BR> 友贷款300大洋,风光地为他爸爸举办了出殯仪式;远在他乡的大伯们,事后有<BR> 接济。<BR>   1937年——1938年,19—20岁,在父亲姨娘的辍合下,父亲<BR> 去丰城孙渡一家杂货店打工,赚些钱财以养家。其间,我叔叔也去湖南常德一个<BR> 本家开的杂货店里学徒。<BR>   (叔叔解放后进长沙水利设计院工作,娶<BR> 湖南沅陵米氏桂凤为妻,生育三子一女,长子沅生,1947年生,早年在衡阳机床<BR> 厂工作,后调益阳市某单位任工程师;次子解生,1949年生,1968年曾随母携弟<BR> 妹下放回丰城故里,1969年在丰城故里应征入伍,服员后分在湖南益阳市某单位<BR> 工作,也是工程师;三子荣生,1970年在丰城故里招工进南昌市603厂,后从厂<BR> 里入伍,服员后回603厂工会工作,并与同厂职工徐姓老乡结婚,2003年603厂改<BR> 制下岗,现不明;小女红妹,其情况不明了。——我与叔叔一家,少有往来。个<BR> 中原委,另文交待。上述情况,是堂弟荣生2003年提供的。叔叔婶婶眼下情况不<BR> 明。)<BR>   1938——1940年,20—22岁,在我奶奶的运筹下,父亲去到<BR> 江西兴国县,投奔在时任国民党兴国县法院法官的姨外公名下,先做法警,后当<BR> 录事。1939年,请假回家,娶丰城县拖船乡郭厚村聂氏为妻,完婚后携聂氏共赴<BR> 兴国任所。1940上半年,聂氏怀孕,不幸暴病卒;<BR>   父亲在职期间,<BR> 手录《三国志》中各将领之间的书信往来一卷,《三国志》中的诗赞一卷。对<BR> 此,他曾解释说,其目的一为练字,二为提高文学素养,三为读懂三国;<BR> <BR>   1940年,鉴于时局动荡,妻子病卒,辞职返乡;<BR>   1941——1946<BR> 年,23—28岁,在友人的介绍下,他老先生隐瞒已结过婚的事实,梅开二度,于<BR> 1941年跟我妈妈结婚。1942年,生一女孩,取名谨珍,1943年,谨珍病卒。<BR<BR> >   在这几年中,父亲先是一边种田,一边做点小生意。1943年,分别在本<BR> 村、湖北村、泉塘下村做私塾先生,其中,在泉塘下村时间较长。1945年初携我<BR> 妈到泉塘下学堂共住。1946年农历正月初三,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,为家庭带来<BR> 了喜悦。取名文骅,字鹏飞,号韶华(呵呵,还有怀春、本源、胡谦等,从中可<BR> 以看出,爸爸对儿子的面世是多么地喜悦,对儿子又是寄予了多么大的希望!现<BR> 在我都还感到汗颜)<BR>   1947年——1949年,29—31岁,1947年私塾学<BR> 堂关闭。父亲再度返家种田做小生意。1948年,喜添一女,取名艳秋;1949年<BR> 底,父亲决定举家迁徙湖北孔垅与叔伯们团聚,行至途中,遇朋友告之,土改即<BR> 将开始。考虑到,家里还有点田和屋宇,遂取消去孔垅的行程,原路返回;<BR<BR> >   1950年,32岁,农村土地改革开始。父亲被选调为荣塘乡政府秘书。妈<BR> 妈被选进荣塘乡湖北保农会工作;<BR>   1951年,33岁,县里选拔青年去<BR> 专区深造。父亲幸运入选。晚上,妈妈说,你去学习,家里怎么办?权衡利弊,<BR> 掂掂责任,看看老娘妻儿,次日向上一纸请辞。母亲也随即退出农会,专门打理<BR> 理家务;<BR>   1952年,34岁,父亲的本村好友金泉叔,其家庭历史上有<BR> 前清为官者,土地与家境颇丰,出于多种考虑,父亲向乡政府举荐金泉取代自己<BR> 的秘书一职,经过运作,此举得呈。父亲则改任龙光书院临时粮站会计;<BR> <BR>   1953年——1957年,35—39岁,龙光书院粮站撤消。父亲回家种田,做小生<BR> 意。后任下边初级社会计。其间,先后赴浙赣铁路、樟树飞机场务工。修浙赣铁<BR> 路期间,写有“人在外面心在家,只为钱财走天下。高堂老母常挂念,凤只鸾孤<BR> 如鳏寡。”等诗句。<BR>   1953年,再得一男孩,取名文骝,字飞鸿,号<BR> 光华。1955年添一女孩,取名艳芳,(——可怜我这弟弟光华和妹妹艳芳,因染<BR> 麻疹遭灾,前后不到半月,便分别于1959年农历正月12日和25日双双离开人世,<BR> 一个四岁,一个七岁!祥情另文交待)。<BR>   在土地改革运动中,家庭<BR> 成份划为贫农,分得土地1.5亩,分得本村地主胡忍安家的闲屋一角。<BR>  <BR>  1958年——1965年,40—47岁,先后任下边大队会计兼下边第七生产队会计,<BR> 圳下第五生产队会计等,其间,做些小生意。经营项目涉及小百货郎担,烟叶、<BR> 黄烟、香烟、棉纱带、耕牛等等,他所去过的城市有广州、贵阳、长沙、福建、<BR> 青海、兰州、上海、武汉、南昌、青岛、济南、杭州等。在1964年至1965年的面<BR> 上社会主义教育和1965年的全面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,都被列为整治的重点对<BR> 象。其中,1964年面上社教以“投机倒把”罪被罚款300元,并被责令必须在两<BR> 天内缴清!我与父亲商量后,遂将土改所分得的闲屋一角给生产队抵100元,卖<BR> 一头即将出栏的生猪得80元,东拼西揍得现金120元,按要求于第二天当着工作<BR> 组和积极分子的面缴清罚款。(——相比之下,我就幸运多了。其一,1964年,<BR> 我也是生产队会计,也被列为重点整治对象,经查却未发现我有“劣迹”,除接<BR> 受教育外,未被另行整治;其二,1964年五月,我以优秀团员和学习雷锋积极分<BR> 子的身份,出席了丰城县团委组织召开的团代会;其三,鉴于我在社教中的表<BR> 现,经社教工作组高组长推荐并亲自找我谈话,引导我写入党申请书。在社会主<BR> 义教育运动的最后“组织建设”阶段,我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组织的一名预备党<BR> 员,并于1965年12月21日宣誓。还提拔为拥有11个自然村、17个生产小队、人口<BR> 过4000的荣塘大队会计,1966年1月1日起生效。是年我20岁)。<BR>   <BR> 1965年下半年,父亲拟为我完婚,因社教而作罢。为防抄家,遂将为我准备完婚<BR> 的些许财物,转移至我准岳母家。父亲称此举是“有备无患”。其间,1959年农<BR> 历2月得一女,取名艳琴;1961年农历11月,我祖母逝世,享年68周岁;1961年<BR> 农历10月,又得一女,取名艳珍;<BR>   <BR>   1966年——1968年,<BR> 48—50岁,父亲安分守纪。偶尔还做点耕牛生意。1966年5月16日,中央发出通<BR> 知,“文革”开始。一场破四旧反迷信活动在农村席卷,迎新娘坐独轮车的,拉<BR> 下来;坐自行车的拉下来;烧纸祭奠英灵的,缴上来;妇女留长发的,剪下来;<BR> 穿“奇装异服”的,脱下来;接着,公社召开****干部大会,“狠批邓拓吴含廖<BR> 末沙三家村和《燕山夜话》”事实上,这“三家村”和“燕山夜话”究竟是如何<BR> 反动的,谁也说不出道道来!只听说他们反对毛主席,就竭斯底里地在那空喊<BR> 着“打倒”的口号……<BR>   农历十月初六日,父亲为我举办婚礼。亲朋<BR> 好友等总共办酒一百二十多桌。我揣摩,这年,大概是父亲有生以来最得意,最<BR> 风光,最体面的一年。筹办前夕,我曾提醒,眼下正破迷信,搞得太张扬是否会<BR> 有麻烦。父亲说,你不是天天在念道毛主席的“不管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和<BR> 穷则思变,要干要革命”么!我就要让哪些在教育运动中所谓的积极分子们看<BR> 看,出出哪些窝囊气,没偷没抢,行得正,站得稳,钱是自己赚的,怕个屌!我<BR> 一想,对呀。(只是,事后,在党内我因此而被延长预备期一年,这对我震动很<BR> 大,教训颇深)<BR>   1966年农历12月29日——这年没有大年30——,爸<BR> 爸又添一女,取名艳梅。<BR>   1968年,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如火如荼。大<BR> 队的几个主要干部(书记、大队长和会计全都靠边站),父亲再次被列为重点清<BR> 理对象,立案重点清查,并由下放在荣塘公社的中共江西省委党校干部亲自抓,<BR> 接下来是对父亲解放前在兴国县工作的那段经历,不吝时间和钱财,紧追不舍。<BR> 一拨一拨的“审查”,一拨一拨的调查,还好,一片光明。也是党校干部政策水<BR> 平高,工作方法好,否则,爸爸的一条苦命必定被哪些“不读书,不看报”的野<BR> 蛮分子们逼得无奈。在调查期间,就有不谙世事的野蛮人,又是打,又是逼下<BR> 跪。对此,爸爸象他的别号一样“坚忍”不屈。最后,仍以“投机倒把”为罪<BR> 名,再次罚款300元,当时只交了150元。1969年我去英岗岭后,原大队长和书<BR> 记,再度理事,便将余下的那150元罚款给免了。<BR>   1969年——1981<BR> 年,51—63岁,开始,爸爸积极发展家庭付业。先是上山砍山竹,卖给人们做瓜<BR> 蓬、编鱼具,后是干脆自己学编菜篮子,这卖原料和卖成品,收入肯定是多些。<BR> 1969年下半年,我受公社指派,前往英岗岭铁路某连队当会计。他老人家在家引<BR> 领几个女孩,农闲就上山砍山竹,编菜篮,农忙就出工。<BR>   1976年,<BR> 大事有:这年农历润8月;塘山地震;周总理、朱德委员长相继谢世;9月8日中<BR> 秋节,9月9日毛主席逝世。父亲也于9月9日高血压轻度中风。<BR>   10月1<BR> 日,爸爸携我幺妹艳梅来昌看焰火和治高血压。(我于1975年调来南昌)<BR> <BR>   1976年后,父亲顶着高血压的压力,仍然时不时地跑来南昌,贩卖些小品,<BR> 赚几个小钱以充家用,而令人寒心的,是他来南昌从不来单位找我!有时漏乘火<BR> 车,干脆就在候车室挨上一晚。<BR>   1981年8月10日凌晨4:33分农历辛<BR> 酉年7月11日寅时,父亲与世长辞。享年63周岁。他临行的那一刻,我还在南昌<BR> 宿舍的睡眠中,梦都没给我托一个,大概防吵醒我!他知道我有睡早觉的习惯。<BR> <BR>   父亲的丧事,也算圆满风光。酒宴加起来也是一百三十多桌(按习<BR> 俗,共四餐正席,每餐30桌左右)<BR>   父亲年谱圆满!<BR>   安息<BR> 吧,爸爸!<BR>   <BR>   2008年3月13日星期四农历2月初6日(雨)<BR> <BR>   <BR>   为了能反映我此时的心情,抄录黄小茂所作《懂你》歌<BR> 词于后,以示悼念<BR>   懂你<BR>   <BR>   你静静地离去<BR<BR> >   一步一步孤独的背影<BR>   多想伴着你<BR>   告诉你我心里<BR> 多么地爱你<BR>   <BR>   花静静地绽放<BR>   在我忽然想起你<BR> 的夜里<BR>   多想告诉你<BR>   其实你一直都是我的奇迹<BR>  <BR>  <BR>   一年一年风霜遮盖了笑脸<BR>   你寂寞的心有谁还能体会<<BR> BR>   是不是春花秋月无情<BR>   春来春去你的爱已无声<BR>   <BR> <BR>   把爱全给了我<BR>   把世界给了我<BR>   丛此不知你的<BR> 苦与乐<BR>   <BR>   多想告诉你<BR>   告诉你其实我一直都懂<BR> 你<BR>   <BR>   把爱全给了我<BR>   把世界给了我<BR>   <BR> 从此不知你的苦与乐<BR>   <BR>   多想靠近你<BR>   依偎在你<BR> 温暖寂寞的怀里<BR>   多想告诉你<BR>   你的寂寞我的心痛在一起 <BR>  </P><P> 注:父亲:胡继宗,母亲:熊茶香(生于1923-08,忌日1987-<BR> 08-24;父母生忌月日为农历)</P><P> 妈 妈<BR> <BR> 《家族纪事<BR> *父母祭》<BR> <BR> <BR> 妈妈姓熊,芳名茶香。生于一九二三年农历<BR> 癸亥年十月初七日。逝于一九八七年农历八月二十四日。享年六十四周岁。</P<BR> ><P> 妈妈属貌美一族!满头秀发,乌黑铮亮;天门顶上,一个四方形的发<BR> 缝,两小撮头发,平中左右分开,斜搭在左右两片单刀耳上,活脱脱似一对雌雄<BR> 鸳鸯;后脑勺梳一个发髻,套一个发网,横插一支绿玉发籫,前额则留一片整齐<BR> 的瀑布似的刘海,把个饱满而宽阔的前额遮盖得欲隐欲现;两道细眉配上一对杏<BR> 眼,水汪汪而蓝彻彻,闪忽忽而转溜溜,温柔中透出端庄,秀丽中隐蔽睿智;一<BR> 架悬胆似的鼻梁挺拔而直率;一张小嘴紧扪护齿;微微上翘的嘴角总是泛着笑<BR> 容;两盘鹅蛋似的脸以及那丰满的下颌,则不知是红里透白还是白里渗红。小时<BR> 候,看到妈妈这幅脸蛋,总会情不自禁按捺不住地跑上前去,抱着妈妈亲上几<BR> 口。而此时,在我嘴边留下的,则是一丝淡淡的幽香!妈妈那白晰的皮肤,细腻<BR> 得呀,就象那初秋的湖塘莲藕。那丰满而匀称的体态,中等的个头,往你面前这<BR> 么一站,准让你浑身一个激棱!整体看去,她既有中唐美女的风韵,又有现代东<BR> 方美女的魅力。没见过我妈的朋友,可能会误认我是在溢美妈妈。其实,是你错<BR> 了!!不瞒你说,我妈呀,当年在那还不算很封闭的赣中小镇,确实是位屈指可<BR> 数的美女呢!只怪我这没用的儿子,竭尽全力都难以驾驭这神奇的文字,始终没<BR> 法表象切意地描述妈妈的外在形象和内在气质,这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,这不争<BR> 气的儿子!<BR> 妈妈属勤俭一族。自从进到胡氏这个寒家,妈妈以往在<BR> 娘边做女的欢乐,一下降到了冰点。然而,好强好胜的妈妈,不仅没有怨犹、委<BR> 靡,相反一咬牙,下定决心要辅佐爸爸振兴家业!她的行为给家人和村民们树立<BR> 了一面不怕苦、不怕累、不怕穷、奋发向上的好旗帜。煮饭禾草不够,就去距家<BR> 十多华里的裴家桥山上趴树叶、砍茅草抑或斩荆丛;爸爸外出做生意,家中土地<BR> 没人耕,就去娘家搬来哥哥弟弟和妹妹。人民公社前夕,妈妈甚至带着不满十岁<BR> 的我及我妹妹,到田间锄草种豆子。为了儿女的成长,有时自己宁肯不吃,也要<BR> 让我们当时的三姊妹吃饱!<BR> 妈妈很是俭朴,也很会持家。一把量米<BR> 的升子,在她手上是溜溜转。她知道,一升米,等于旧称一斤四两(16两为一<BR> 斤),早餐每人二两,中餐每人三两。每每按人按量量好了米后,她总会在量好<BR> 米的盆子里抓上一把放回到米缸里!她说,每餐这么节约一把,到时后,别人没<BR> 了米,我们还有点。她常跟我几姊妹说:吃不穷,穿不穷,计划不周就会穷(现<BR> 在看来,这话只有经济学家才说得出)!她还说,好日子要当穷日子过,人是三<BR> 节草,不知哪节好。现在我想,这大概就是居安思危的雏形。正是妈妈的勤俭,<BR> 所以,无论是一九五四年的统购统销,还是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吃食堂;无论是<BR> 一九六一年的丰城决堤发大水,还是四清运动前后丰城荣塘一线的粮食欠收,我<BR> 家都未曾出现那种饿到吃糠的地步。<BR> 妈妈的勤劳,还体现在她的那<BR> 双巧手上。那时,我姊妹四个,加上爸妈和奶奶,全家七口人的里外衣服,除外<BR> 婆家小有补贴外,其余几乎全是妈妈纺纱织的布。她的整个运作过程是这样的:<BR> 上半年,买些棉花纺成线,再拿到丰城街上去卖,卖了后又买棉花又纺线,如此<BR> 循环既可赚手工钱又可赚棉与线的差价;下半年,连本带利全买棉花,有空就纺<BR> 线。此时纺的线不卖。待到十一月,开始织布。这织好的布,有的加染料,有的<BR> 为本色。到快过年,请来裁缝师傅,做几天工,全家人到过年就都有新衣服穿<BR> 了。在我的记忆里,爸爸赚的钱了养家添家业。而妈妈纺纱赚的钱,就管全家人<BR> 的衣服了。<BR> 妈妈属智慧一族。这智慧二字,似是文化人的专利,用<BR> 在大字不识一个的妈妈身上,似是太过。然而,没文化的人未必就没有智慧!<<BR> BR> 这是一九五七年的十月下旬(我已11周岁读五年级)。父亲当年是下<BR> 边高级社的会计。听说樟树要兴修飞机场,农村又是农闲,父亲便请假去樟树找<BR> 事做去了。<BR> 这一天互助组召开大会,说是社里派来义务,过几天我<BR> 们村要出一劳力去参加兴修丰城潘桥水库。去的人,每半月换班一次。<BR> <BR> 上级兴修水利的决策,原是造福人类的好事。可是,在当时人们的观念上,总认<BR> 为这是罚苦力、服劳役。因而,靠指派,是谁都派不动。尽管还有报酬。宁在家<BR> 里闲着窝着。会议半天没了主意。此时我去叫妈妈说小妹在哭。妈妈急了,扭身<BR> 甩下一句话:都不去就抓阄。会议流产了。<BR> 回到家里,妈妈说,看<BR> 来真的只有抓阄了。万一我们抓到,那怎办?你爸又不在家!我又不识字,被人<BR> 骗了也不知道啊。说着,叫我附耳过去,如此这般地交代了几句,我一拍胸<BR> 脯:“没问题,我给你做赵子龙、张子房!”我十分神气。<BR> 第二<BR> 天,乡政府门口贴出海报:明至后天,荣塘街举办物质交流,自今晚起每晚放电<BR> 影。哈哈,真是忒大喜讯!在这乡下,看场电影说有几难就有几难!<BR> <BR> 傍晚,队长在公巷里大声吆喝:晚饭后每家派人去XX家抓阄,抓完好看电影!<<BR> BR> 妈妈带我来到XX家。队长说:你才来。就等你了!<BR> 进得门<BR> 来,但见半屋子人,说笑自如。厅堂正中的八仙桌上,一盏玻璃煤油灯,一个清<BR> 花大瓷筒(过去文人用来装字画的)。<BR> 妈妈问:“这阄怎么<BR> 抓?”<BR> 队长说:“阄就放在瓷筒里!阄上写有‘去罗山’三字,抓<BR> 到这三字的,明天或后天就动身,半月后换班。”<BR> 妈妈来到桌子<BR> 旁,豪不犹疑地伸手就抓。此时,全村人数十双眼睛,紧盯着妈妈,也不知他们<BR> 在想什么。我的心也一蹦一蹦的。突然,妈妈伸进瓷筒的手缩了回来。<BR> <BR> “哦,还是你们先抓吧!”妈妈机敏地抿嘴一笑。<BR> “没关系,男人<BR> 怎好与你女人争先呢!”保管员说得谦逊又堂皇。<BR> 我紧贴在妈的身<BR> 旁。眼睛紧紧地注视着坐在八仙桌两旁的村干部。突然,妈妈的手碰了我的手一<BR> 下,黄豆大小的纸团塞进了我手里。我返身出门,作拉尿状,打开电筒,展纸一<BR> 看,“去罗山”三字惊现眼前。我一颤动,风快地回到妈妈身边,在妈妈的大腿<BR> 上使劲一捏。<BR> “大家抓阄啊,电影都要开场了!”队长催促着。<<BR> BR> 此时,妈妈似是成竹在胸,毫不迟疑地将手再次伸进瓷筒,抓出一<BR> 阄。一旁的会计接过,打开:<BR> “呵呵,茶香嫂你手气真好,一、<BR> 一、一抓就准!叫你韶华看看,是不是‘去罗山’三字!”<BR> 会计的<BR> 语气是那样地轻松。尤其是讲那句“一抓就准”的时候,还似是有点邪气。我的<BR> 气,一冲灌顶。可我咬住了牙!<BR> “好啊,没大家的事啊,看电影去<BR> 了……”保管员一声吼叫。<BR> 人,都走了。只剩下房东女主人。<BR<BR> > 女主人说:“这怎么办啦,你老公又不在家,说是明后天就要动身<BR> 啊!”<BR> “是啊,就是老公不在家才受欺负啊!妹子呀,你这瓷筒我<BR> 得带回家去,明天还你。”说完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,抱起瓷筒就走!女主人一<BR> 头雾水,两眼茫然。<BR> 回到家里,妈妈将瓷筒倒过来,将里面的阄全<BR> 倒在桌子上,叫我一一打开看个究竟。天啦,每张阄上都写有“去罗山”三字!<BR> 我一时气勇:“操他祖宗!”“不许骂人,骂给谁听!风吹不走月亮,你带妹妹<BR> 去看电影吧,明天再说。”<BR> 这一夜,妈妈大概一夜未睡。是呀,怎<BR> 么睡得着呢!想我爸,本是高级社的会计,平日里人们是巴结都来不及,做人也<BR> 很仁义,是什么原因会被人如此地算计呢?和妈一样,我也百思不得其解。这人<BR> 啦,哪来这么多的鬼弊呢?!<BR> 第二天一大早,还没做饭,妈妈便抱<BR> 着那只瓷筒,带我去到队长家,进门喊一声队长老弟——说着将那只瓷筒往桌上<BR> 一放,放得很重——想不到啊,老弟,请你帮我把这只瓷筒还给XX吧!我好忙!<BR> 说完扭头出门。<BR> 早饭后,队长来到我家,陪着笑脸说:“嫂子,对<BR> 不住啊。都是他们的鬼点子!你想呀,我哪有权力叫继宗老兄去修什么水库呢。<BR> 还不是想借他做个挡箭牌!再说,这抓阄还是你先说的呀!”<BR> “天<BR> 啦,你们害我还反咬一口!都是生儿育女的人,说话得凭良心啊。韶华他爸关照<BR> 村里还少吗?”<BR> “对不住,对不住,不要把话说生了!”<BR> <BR> “有什么生不生的,人嘛,一两天做不尽。我听人说,做人留根线,久后好相<BR> 见。韶华他爸回来,我看你们拿什么脸见他!”妈妈不冷不热,话语却咄咄逼<BR> 人。<BR> 这个故事,不知能不能证明,妈妈是否当得起这“智慧”二<BR> 字。<BR> 妈妈属理解宽容一族。理解与宽容,当为现代文明不可或缺的<BR> 内容之一。在这个世界上,国国之间,民族之间,家家之间,人与人乃至人与其<BR> 他一切动物和植物之间,都应保持和谐美好的氛围。相互间应多一些理解与宽<BR> 容,少一些敌视与争斗;多一些团结与互助,少一些尔虞我诈;多一些谈笑风<BR> 生,少一些搬弄是非。对于哪些世界公认的毒瘤和某些有悖公理公德的丑恶现<BR> 象,我们当然要除之而后快。可惜,这仅仅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。真要达到这<BR> 个境界,无疑还须漫长岁月。但也不可否认,在一定范围内,这种境界已经形成<BR> 了某些群体。个体也不乏其人。比如,中国共产党组织、国际红十字会,某些颇<BR> 具影响的宗教团体和慈善机构等。日常生活中,我觉得,妈妈,就是这族中一<BR> 员。<BR> 当有人存心设套使坏,坑蒙拐骗的时候,妈妈所表现出来的,<BR> 是那么地大度!如前所述,当队长陈述歪理的时候,妈妈的回答是那样的从容,<BR> 虽也有些咄咄逼人,可那语气,完全是在启示对方。事实上,父亲回来后,妈妈<BR> 并没有将那抓阄一事告诉爸爸,是我气不过,将事情的原委告诉爸爸的。妈妈反<BR> 倒过来说,他们是为了抵制大队,才不得以想出了那馊主意。当时我很不解,妈<BR> 妈处事怎会如此地简单?后来细想起来,可不是么,世上许多事原本就是简单<BR> 的,只是出于需要,才被人们硬把它搞复杂的。<BR> 能够证明妈妈是理<BR> 解宽容一族的,还有两件事。一件是,解放初期,妈妈被选进保农会做些破除迷<BR> 信、解放妇女之类的事。可没干上三个月,时任乡政府临时秘书的父亲便以家里<BR> 上有老下有小为由,硬是叫妈妈辞去了这工作。对此,妈妈心里明白,所谓老小<BR> 之说,无非借口而已,父亲真正的用意,是防妈妈在外面花心!知道了爸爸的用<BR> 心,妈妈硬是放弃了自己的美好前程,回到家里履行那传统的妇道!曾和她一起<BR> 在农会工作的同辈同村的秋香婶,在以后的岁月中,成长为人民公社的党委副书<BR> 记、县防疫站的站长,成了统领一方的国编干部。妈妈以牺牲自己的前程为代<BR> 价,忠实于父亲,忠实于家庭,这种情操,难道不值得我们学习、赞颂么!不<BR> 过,这里同时反映出爸爸的多虑。倘若当年爸爸的思路开阔一些,思想解放一<BR> 些,也许,这个家庭会更美好,更幸福!事实上,在以后的岁月中,妈妈为爸爸<BR> 出点子、当参谋,相夫教子,为这个家庭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对此,村盘上的<BR> 人们是有口皆碑的。<BR> 足能证明妈妈属理解宽容一族的另一件事是,<BR> 在祭拜爸爸的时候,我曾提到爸爸“梅开二度把梦圆”。那是一九四零年尾至一<BR> 九四一年头的事。当年父亲带着他的第一任夫人聂氏,投奔在江西兴国县法院当<BR> 法官的姨外公名下,做了一名录事以谋前程。可是,不久聂氏暴亡。无奈之下父<BR> 亲辞职返回故里。在村上好心人国豪、矮子俩位叔公的介绍帮助下,父亲瞒下了<BR> 已结过婚的事实,终于把新娘接进了家门!这新娘,就是我妈妈。从而,圆就了<BR> 父亲的续弦之梦。自此,父亲如鱼得水。大约半年过后,妈妈从人们口中得知父<BR> 亲这一隐没,不悦之感在妈妈脑海一闪即过。这“一闪”,岂是那么好说!这对<BR> 于既好强又好胜的妈妈来说,显然是很痛苦的。然而,她真的就那么一闪,用她<BR> 那颗宽容与善良的心,原谅了爸爸的不诚!我不知妈妈是用什么样的思维来调整<BR> 好强好胜与理解宽容这对矛盾的。妈妈在当年把这事讲给我和大妹听的事候,她<BR> 说:好心的人哪,只有在迫不得已、无可奈何的情况下,才会说慌话!我看你爸<BR> 是个好人,所以我原谅了他!好个明辨是非、善解人意的妈妈!我不知道当年爸<BR> 爸是否就此事向妈妈道过歉。在这里,我以爸爸的名誉,向可敬的妈妈,由衷地<BR> 道一声:对不起!因为只有这样,似乎才能慰籍那颗慈爱、善良的心!<BR> <BR> 写到这里,我不由感到,当今这个世间,是多么地需要理解与宽容啊。世界和<BR> 平、民族团结、家庭幸福,不正是人们日益追求的么!<BR> 对爸妈这对<BR> 情侣,我也是由衷地赞赏。不记得是谁在哪篇文章中这样写道:爱情,如果是用<BR> 奢华漂亮的雷丝花边来点缀,必将剩下干瘪的空壳;婚姻,如果完全建筑在金钱<BR> 和名利的基础上,必将俩人抛向毁灭的深渊。这话听来虽显武断,然而却也切中<BR> 要害。如今,我想反其意说:爱情,若能专一,同患难又共富贵,举眉齐案又不<BR> 弃糟糠,酿造的,必将是丰硕的蜜果;婚姻,如能宽容理解,尊老爱幼,知足长<BR> 乐,必将俩人引向幸福的彼岸!<BR> 妈妈属乐观一派。有人说,双眼皮<BR> 的人,大多乐观豁达,诙谐风趣。此话听来,似是无稽之谈。然而,只要对周围<BR> 的人群稍加留意,你就会发现,此话还真神。这大概是人们的经验总结吧。双眼<BR> 皮的妈妈,也印证了这一点。<BR> 能否证明妈妈属乐观一派,并不在于<BR> 她是否双眼皮。而在于她老人家日常生活中的兴趣爱好。<BR> 妈妈,虽<BR> 说没念过书,可她的兴趣爱好,与同村的同辈人相比,却堪称娇娇者。她不仅有<BR> 许多谜语,有许多儿歌,而且还会哼很多乡间小调,比如《十月怀胎》、《十二<BR> 个月花》之类。对此,儿时的我很是惊奇。问她怎么知道这么多,她说,一是她<BR> 妈妈教的,二是从别人哪儿学的,三是跟我爸爸学的。每每有闲时,妈妈就会把<BR> 我们这些小孩叫到一起,要么围坐在火炉旁,要么挤在被窝里,听她唱儿歌,叫<BR> 我们猜谜语。有趣的是,我现在能吹几声笛子,拉几曲二胡,居然是在妈妈的影<BR> 响下才学会的。闲暇之时,偶尔也会和我妈一起,我吹笛子,妈妈唱曲,只不过<BR> 她唱得声音很小。按她的话说,放开喉唱,人家听了会笑话,笑话我们是穷快<BR> 活!我说,那怕什么,让他说去!妈说,你还小,长大了你就知道这人的口水有<BR> 多毒!<BR> 我为有这样的妈妈而自豪,而骄傲。我甚至吃妈的醋,造物<BR> 主咋就这样恩宠于妈妈呢!谢谢造物主!!<BR> 滚滚长江东逝水。眼下<BR> 母子阴阳两隔。留下的,是这呼之欲出的记忆——<BR> 妈妈谢世后,我<BR> 曾自撰一联以盯忧:<BR> 寝苫枕块,哀萱堂之在土<BR> 淡饭粗<BR> 茶,虽宴请亦关门<BR> 安息吧,妈妈爸爸,爷爷奶奶!晚辈们好着<BR> 呢!!!<BR> 不孝儿写于2008年农历戊子年中元节前夕</P><P> <BR> </P><P>
献花 上供 点烛 上香 祭酒 献歌 超度
最近祭拜:
2016/12/23 爸爸,我来网上给您上炉香哦!告诉您两个好
2016/4/12 七绝·祭辞 文/江浩 霞光万道艳阳天
2016/2/8 儿子给您老拜年了!
2015/12/22 七绝·冬至祭 花谢花开又一冬,天堂
2015/4/5 今年的清明节我也和妈妈鲜一样的花给你,也